文章二维码
中国能造出两弹一星 为何造不好红旗?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收藏分享更方便

中国能造出两弹一星 为何造不好红旗?

作者:车猫 2015年09月25日

读历史就是说是非、忠奸、善恶,可是真的读历史读到一定的境界,这些东西就读没了,反而读出一种悲鸣之情,读出了一种同情之理解,不管他是被供奉为神,还是被描述为鬼,只要在当时的情境下,根据逻辑的推理,总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再加以经济学思维的分析,就能推倒出前因后果,做出科学的判断。今天想跟大家聊的不是历史上某一个人,而是一个符号现象——红旗,确切的说,应该是红旗牌轿车。

1

为什么说“红旗”是一个符号现象?因为“红旗”在中国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红旗"二字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轿车品牌的含义,新中国发生的太多历史事件都与"红旗"有关。在国人心里,没有其他品牌能代替它的位置,“红旗”饱含了深深的民族情感,寄托着大国崛起的夙愿。

这份情感是可以理解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成立没多久,一穷二白,工业基础也不太好,汽车工业更薄弱,全凭人民群众的热情和干劲,将第一台红旗愣是用锤子敲出来。

从此红旗成为了礼宾车,见证了中国政治建设和外交发展历程。试想一下,毛爷爷、邓爷爷、江爷爷、胡爷爷和习大大都是坐在红旗轿车上检阅三军,能不威风吗?

不过,我今天要说的是,红旗是被符号化的产物,其意义大于实际,为啥这么说呢?

2

只要你了解红旗的历史,就会发现,长达几十年的日子里,除了CA770,从车身、发动机到底盘,全部进行了自主重新设计。其他的红旗车型都是靠拿来主义。如CA72身体里流淌的1955克莱斯勒的“血液”,此后的红旗CA72XX系列是奥迪100的骨架,CA74XX系列有林肯Town Car的身姿,还有HQ等系列有丰田皇冠的基因等等。

如果说上世纪50年代,当时中国汽车工业薄弱,没能力自己造汽车,CA71、CA72车型是对其他车型仿制而来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改革开放后,国家富强了,却还要放弃自主研发的红旗CA770系列车型,转而使用外资的底盘技术直至现在仍然依赖着呢?

这涉及了一些经济学知识,经济模式分为市场主导型和政府主导型两种。市场主导型,就是靠老百姓投资和消费来拉动经济的发展;政府主导型就是靠政府投资和消费来拉动经济发展。

政府主导型经济有个好处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当全世界把钢产量作为衡量发展水平的标准时,我国集中全国力量大炼钢铁,然后短短时间内迅速完成了年产1000万吨钢的目标!当全世界开始以GDP作为衡量发展水平的标准时,我国的GDP几十年时间就走完了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的路!

但政府主导型经济这种体制也是有缺点的,它的问题在于,政府主导型经济的这种体制只能完成“单目标任务”,而市场主导型经济却可以实现“多目标任务”。

什么是“单目标任务”?

我们以造汽车来解释。我们的政府主导型经济造出了中国第一辆汽车,这就是单目标任务。汽车是造出来了,但质量好不好、价格高不高、性能可靠不可靠、安全不安全、环保不环保、颜值高不高、消费者喜欢不喜欢,这些就没法管了,因为这个没法下指标!

什么是“多目标任务”?

就是造出来的汽车,各个方面都不错,能获得消费者认可,销量不错,最终获取市场竞争优势。

这就不难理解,为啥我们能造两弹一星,但是我们就是造不出市场热销的汽车以及很多看起来没有原子弹高大上的商品了。反过来说,多亏原子弹、氢弹、核潜艇不是满大街卖的货,否则我们的企业早已亏得一塌糊涂,元勋们估计也都下岗了。因为两弹一星产量有限,投入也有限,对成本不敏感,所以能搞出来,就算性能差一点那也可以接受。

但是汽车属于商业产品,投入研发必须要有一定的回报,中国汽车落后,即便投入资金,也不可能立刻获得能和欧美相比的成果,如果现在获得结果不能得到认可,那么企业也就没有继续投入研发的动力了。比如奇瑞自己研发发动机,并且装配到自己生产的汽车上了,但是国人会觉得奇瑞是低端货,各方面和外国车都有差距。所以奇瑞在中国只能做中低端车市场,即便如此,中低端市场也会受到用国外发动机的企业挤压市场,日子并不好过。

所以,唯一自主研发的红旗CA770系列从1966年正式投产到1983年北戴河中央会议宣布停产,当时的理由就是对比皇冠的油耗和价格,生产红旗CA770系列根本不赚钱,红旗油耗高,浪费能源。这可不是外行官员错误的决定,而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此外,这里还需要注意一个细节,从投产到停产这么多年的时间里,红旗CA770系列也就一共生产了1300多辆,对比当下汽车每年2000万辆的产能规模,说明红旗CA770系列生产成本真的很高,不适合平民普及化。

看到这里,有的网友会说:“不对!你没看见习大大阅兵时乘坐的那台红旗吗?那台车才能代表红旗最先进的生产力,你黑红旗,就是不爱国。”

而我想说的是,即便阅兵车代表着红旗最先进的生产,但高达800万元的成本价格对大众消费者而言,然并卵。

再举个科研的例子吧,比如我们集中力量搞了个超级水稻,全世界产量最高的!这个就是它的单目标。但是稻米是市场化产品,是需要多目标的,产量高只是一个方面,还需要口感好(好吃)、抗病抗虫(省药)、肥料转化率利用率高(省肥)、适应性强(便于推广)、生命力强(管理轻松)等等。所以,我们在研发时只能规定“产量高”这一个目标,好不容易研制成功了,但你若真的考察过市场,问过农民伯伯,市场是根本不接受的!所以“超级水稻”一直都是个政绩科研成果,到处得奖,挣足了面子,却难以推广,农民不愿种、消费者不爱吃。说这些不是为了攻击袁隆平等科学家,他们确实为全人类做出有价值的贡献,但是这种非市场主导的体制确实很难主导出有价值的科技成果!

红旗就陷入这种的困境,一汽集团作为一家国有企业,走的依旧是计划经济“单目标任务”的道路,可目前的中国市场已经是开放的市场,全球数十个汽车品牌,上千台车型在此竞争。

如果红旗继续保持冷艳高贵的身姿,不生产推出面向普罗大众的车型,专为政府高官定制,产量不多的话,倒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若要与同行竞争,不改变现有体制,不改变现有思路的话,情况就不乐观了。

综上所述,回到文章开头的观点,所以我会说红旗仅是一个符号现象,意义远大于实际了。

本文转自汽车之家

精彩阅读推荐

杭州的车位价格有多贵? 贵的能买一套房

德国车企为难民敞开怀抱

你不知道吧!其实自动挡这么开比手动挡还省油

标题

内容
ip:172.16.3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