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二维码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收藏分享更方便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

作者:车猫 2016年02月23日

我身边的车手名叫Peer Ruttan,他一边通过头盔对讲机随意地跟我聊着,一边等待着开始他的计时爬坡赛段,这段坡路就像是一条不规则的链锯,锯齿就是一块块高度接近一米、几乎半透明的石英岩。在我身前不远处躺着一台2002年的雪佛兰LS6 V8发动机,经过扩缸和加长活塞行程,它排量增大到6276毫升,最大功率在600马力左右。它的缸盖完全暴露在外,我爬进去的时候还在上面磕绊了一下。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

随后的16秒对我来说就像超新星爆炸。比赛过程有多狂暴?我甚至分不清我们是否撞上了树,还是整个过程一直都在撞树。事后通过那顶曾经是纯白色头盔上的红色印迹判断,我与赛车防滚架的至少三个不同部位发生了亲密接触。其实比赛开始刚刚5秒钟,我就看不见了。我能感觉到的只有发动机发出的震动,像跷跷板一样时高时低的地面,还有就在我右脚前方几厘米处的缸盖喷发出的断断续续但充满兽性的喘息。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2

突然之间,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安静得出奇。下一件我清醒地意识到的事就是自己在和站在赛道旁边的Ruttan的妻子击掌相庆。过了一会儿我又意识到,我根本没资格主动或被动地击掌,因为我没做任何事情。有资格庆贺的是Ruttan,在那个阴沉的星期六上午,他是21名参赛选手中最快的。

而我只是来到这里报道南方岩石系列赛的第五站,也就是最后一站比赛的。这站比赛包括两段穿行在山林间、险象环生、路面布满岩石的山坡上的计时比赛,使用的是相貌狂野、专门打造的采用钢管车架的四轮驱动“装置”。两个赛道用时总和最少的选手获胜。这是岩石跳跃赛的第三个赛季,赢得赛季总冠军的车手可以得到1万美元的奖金,而那些有夺冠实力、功率超过600马力的“装置”(在圈子里它们都被称为“装置”或“大虫子”,从没有人管它们叫“汽车”)仅造价就要7万美元左右。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3

因为比赛场地都是荒野山林,比赛前一天才由组织者和志愿者砍出赛道,又因为系列赛中没有一站是在肯塔基州以北或阿肯色州以西的地方举办,所以,正如赛事名称暗示的那样,这是一项有着南方特色的比赛,它在喜欢热闹的田纳西人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地位。和大脚怪赛车一样,岩石跳跃赛车也经常会被起个要么主题鲜明要么有些粗俗的名字,例如“限制级”(X-Rated)、“一流小流氓”(Phat N Rowdy)、“演出时间”(Showtime)、“农家娃”(Plowboy)或者“胖丫头”(FatGirl)。还有多了我这么个累赘依然夺冠的那辆车,它的名字叫“乡巴佬豪华版”(Hillbilly Deluxe)。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4

在全年共五个分站的系列赛中,每站的观众最多可达2500人。数字似乎不大,但岩石跳跃赛最大的观众群在YouTube上。甚至可以说,是YouTube缔造了岩石跳跃这项运动。我们就是靠它才知道这种比赛的:有一天,一个车迷朋友给我发送了一条标题为“TIM CAMERON  2011年精彩镜头合辑”的链接,那段视频的观看次数在两年的时间里超过了700万次。

如果你也看过,就很容易明白它为何如此火爆:全长接近7分钟的视频由若干个大约10秒长的片段组成,全部都是泥土与碎石齐飞、油门共轮胎拼命的场景。有些坡路(如果能称之为路的话)的角度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对视频短片而言,那堪称最完美的汽车运动。这也是我儿时设想的汽车越野应有的样子:大刀阔斧地前进,而不是依靠高科技的缓慢爬行。这就是岩石跳跃项目的由来。它从无拘无束的自我娱乐逐渐演化成了我们这里呈现给大家、略有些规则的竞技项目。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5

对车手而言,时间是关键,但对观众而言,车的腾空高度越高、发动机嘶吼的声音越刺耳,观众就越开心,而这正是这种特定形式的汽车暴力的本质。对于依靠600马力V8和43英寸Supr Swamper轮胎、面对岩石和土坡都一往无前的行为,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其他词来形容。

比赛结束后,大家都聚集到一处斜度大得出奇的陡坡跟前。这里被称为“演出时间”(Showtime),这种地形在圈子里被称为弹跳坡,和Cameron最初玩儿岩石跳跃的地形很像,至于有多陡,各位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一群人来到一处山脚下,观察后商量着看谁有足够的勇气和力气爬上去。这时赛会组织者匆匆赶了过来,声明这不是官方许可的环节。他好像不大愿意参与随后要发生的事情。不过那位志愿主持人热情很高,他甚至宣布观众可以凑钱作为在山坡上开得最高的车手的奖金。结果他筹集了1002美元,车手们又多了一个诱惑。

有三名车手参与了这场非正式比赛,结果他们都没能登顶。最后一位车手Brandon Dillon开着他那台使用8226毫升、750马力福特V8的“装置”爬得最远,但他撞上了一棵树,“装置”开始打滚,横滚了两圈了停在了坡底的一棵小树旁。当然,这次给车造成的损伤远不是1000美元就能修好的。最开心的依然是观众,他们还额外欣赏到了两个家伙临时起意进行的一场泥地摔跤。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6

当天晚上,在一座简陋的篷房里举行了赛季末的颁奖仪式。驾驶“一流小流氓”的Shawn Tolson是这个分站赛的冠军,他的两个赛段总成绩比Ruttan快了0.1秒。赛季总冠军也是他,但只比第二名的Cameron多了4分(440比436)。Tolson登上领奖台,先是自己哼唱着跳了段舞,然后表达了他对其他选手的爱,最后招呼大家都登台干了手中的啤酒。说此时的场景是一场嘉年华都不足以形容它的欢乐。在餐台旁,车手Clint Evans直接用“摩根船长”酒瓶痛饮着用朗姆酒和可乐兑成的鸡尾酒,而坐在他身边的我却是小口呷着一罐Natural淡啤,不过此刻它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醇美得多。

像虫子一样跳跃:美国南方岩石攀爬赛7

车猫二手车

精彩阅读推荐

你的车报废年限是多少,你造吗?

别瞧不起国产车,来看看这些外国警车吧!

20万以内的敞篷车推荐,是否你的菜?

标题

内容
ip:172.16.30.42